您现在的位置:现金评级网 > 旅游 > 文学艺术

成都到酉阳的交通之变

现金评级网:团大观区委供图  他是一名光荣的大学生西部计划志愿者,同时也是基层团组织的专职团干部。

1971年7月,我们终于等到毕业分配了。同班5名同学拿上学校毕业生分配派遣通知书,买好成都到重庆的火车硬座票,提上行李,于23日晚上10点左右从成都上车。10多个小时后,笫二天早上9点多到达重庆,整整一通宵,坐得腰酸背痛,脸和头上有很多煤灰(蒸汽机车牵引能源附产物)。

在重庆菜园坝下火车后,又坐公交车到朝天门码头长航售票处购买重庆到涪陵的长航船票。当时,重庆到涪陵没有公路客运,只有水路客运且每天只有早上一班船,卧铺舱位特别少也很难买到,我们只买到了25日的五等硬座船票。买好船票后再去找旅馆,可真难找,在朝天门码头跑了一大圈,花了约两个小时才找到一个木板房小旅馆。别无选择余地,我们只好住下,便于赶船。早上7点上船8点开船,下午4点左右到涪陵。下船后,我们又赶紧跑到涪陵行署毕业生分配办公室报到,当天被安排入住涪陵行署西门招待所,等待再分配。这一等就是半个月,后被分配到酉阳。

由于在涪陵住了近半个月,学校发的派遣费几乎用光了,而涪陵地区毕业生分配办公室(知青办)只给我们每人发20元派遣费。我们到乌江轮船售票处询问,售票处的人说涪陵到龚滩卧铺船票要12元,龚滩到酉阳汽车票2.3元,在龚滩可能还要住一晚,加上路途生活开支,我们一计算,每人发20元根本不够。于是又到涪陵地区毕业生分配办公室说理,要求增加派遣费,否则我们就回成都,于是又给我们每人增加10元。

涪陵到酉阳龚滩也只有乌江水路客运,每天早上一班。乌江船小,卧铺船票也是一票难求。早上7点左右,我就同分到彭水、秀山的同学赶到乌江轮船售票处排队买票,8点开始售票,等我们轮到时票已卖完。后经与那位中年女售票员交涉,她答应第二天给我们解决卧铺票。第二天,我们很早到售票处排在第一位,那位中年女售票员说话算数,如数解决了12张卧铺票,真碰上了好心人。后来我们才得知,这12张票平常是不易得的,可能那天涪陵地区没有什么地区会议活动,否则还不够辖区几县参会人员所需。

涪陵到酉阳龚滩乌江班船,凌晨3点开船,第一天直航彭水。我们持卧铺票,于晚上8点后就上船住宿,硬座票次日凌晨2点上船。乌江船设施远差长航船,五等舱座是长条硬板凳,四等舱室也很窄,两边走廊也只能一人通行。那时正值丰水期,乌江水流湍急,遇滩时船体左右摆动很大,我们第一次乘坐,心情非常紧张,特怕翻船。柴油机噪声大,两人对话都要提高嗓门。

船行至武隆羊角时开始绞滩,该滩号称5里长滩。绞滩时,钢缆绳拴在船头,绞车在岸上拖拉。绞了约1个小时,船才到上游平水处解除绞滩。据说以前无电时是靠人推绞车或牛拉绞车拖船,冬天遇上水位特浅时旅客还要下船顺着岸边走,待水深时再上船,这是乘乌江船之常事。

船到武隆开始供应午餐,两种标准:饭加炒肉或饭加素菜(相当于现在盒饭),饭约三两,菜不同价格不同,但都不收粮票;另有免费“洗锅汤”(炒肉后锅内加水烧开放点盐、葱花和醋)供应,挺好喝的,动作慢了还喝不上,所以旅客取饭时都同时打一碗汤放着。以后行程中早餐都是面条,午餐是饭加菜。

下午5点左右到达彭水,五等舱旅客上岸住宿,卧铺旅客宿船上但可上岸用餐和玩耍,不过要按船上通知时间准时回船。我们几人也下船到彭水街上走了走,总体印象是县城不大、街道窄,但行人较多,街边有卖水果蔬菜的。彭水码头建设次于涪陵,走公路上下岸较远,走梯坎路(中间还有段土坡路)虽路程近但不好走,多数乘客仍愿走梯坎路,据说经常有人摔跤,特别是下雨天。我们看到街上卖的梨子个头挺大就买了几个,结果吃起来特粗又酸很不好吃。

次日早上6点准时开船,中途停靠了几个码头,中午12点后到龚滩码头。龚滩到酉阳每天只有两班车,一次是早上过酉阳到秀山的班车,有余票则可买;一次是午后1点返回酉阳的班车,除此再无班车开行。所以船到龚滩还没有停靠码头时,旅客就拥到船头底舱一侧,船一停靠码头旅客就提着大包小包蜂拥下船,并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爬着陡坡直奔汽车站抢买车票,争取当日下午或次日早上离开龚滩。我们下码头后又找搬运工把行李运到龚滩车站,就只买到次日午后1点的车票,只能在龚滩住一晚。次日下午上车时,由于旅客行李较多,我们的行李没能放上(当时行李放在车顶,总重量有限制),于是车票又改在第二日下午。第二日又因行李问题再推迟一天,于第三日下午才乘车离开龚滩。

车驶出龚滩不久就过龚滩大桥,接着转了几个弯道进入半崖中较短的直道,此时是上望不着顶下看不到阿蓬江,真叫人害怕极了。直道完后又转了几个大弯道才到垭口而进入两罾。车行至岩门底,看到公路从半崖中穿过还有隧洞,心里非常紧张。这是我第一次走这样的险路。车到小坝终于看到了大块平坝,有包谷、水稻等,心情才轻松下来。龚滩到酉阳80多公里,却足足开了4个多小时,下午5点左右到达酉阳。记得到酉阳当日正是酉阳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积极分子代表大会报到之日,天下着蒙蒙细雨,代表们乘坐货车敲锣打鼓到县城车站下车。我们几位学生也住进车站饭店,待报到后分配。

以上就是当时从成都到酉阳的行程,单边最快需4~5天,其艰辛程度正如大家说的:养儿不用教,酉(阳)秀(山)黔(江)彭(水)走一遭,酸甜苦辣全知道。

改革开放后,涪陵地区乌江轮船公司大胆探索和改革,在长江开行夜航客运,在乌江开行高速客运,重庆到龚滩或龚滩至重庆的行程缩短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而近年来随着渝怀铁路、渝湘高速公路相继建成通车,酉阳的交通变得十分便捷。火车从成都出发约11小时到酉阳;从绵阳经绵遂、遂渝、渝湘高速公路驾车到酉阳全程700多公里,花10小时左右,还包括中途吃饭、加油、休息等,我们已实践两次。前两年已开通的成都东客站至酉阳的直达汽车客运班车,上午9:30发车,下午6点左右到酉阳城南汽车站;酉阳到成都东客站运行时刻也相同。我曾于7:30乘绵阳到成都东站动车,最迟8:40到成都东站,接着乘成都东客站到酉阳的汽车客运,实现一天从绵阳至酉阳,而且人也很轻松不觉得累。

曾经落后闭塞的酉阳,如今已变成四通八达、对外开放的酉阳,交通封闭的武陵山区也变成四通八达的地区。人们笑了,武陵山区活了,大家富裕了。

作者:酉阳退休干部胡开荣

责编:周丽娟

校对:王志宣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渝ICP备13002664号-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渝网信许可证编号232013005

酉阳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现金评级网